第一千一百八十二章 火上浇油

好书不错过,记住斗破苍穹小说网,www.doupo2.com,若被转/码,可退出转/码继续阅读,感谢支持.

在原著之中,虽然祝玉研,在后期的时候,也曾经表现出,对单美仙的思念,但是更多的,其实是愧疚。

而祝玉研疼爱绾绾,其中也有一部分的原因,是因为她把,对单美仙的愧疚,补偿到了,绾绾的身上了。

不过更多的原因,还是因为绾绾的资质。

祝玉研相信绾绾,能够将天魔大法,修炼到第十八层,所以才会对她那么好。

……

单美仙发泄过后,美眸之中,闪过一丝决然,对萧邪单膝跪拜道:“单美仙,拜见公子,从今以后,愿为公子,马首是瞻!”

“起来吧!从今以后,你就是我的人了,我不会亏待你的。这颗丹药,能够让你的的天魔大法,突破到第十八层,就算是我,给你的见面礼吧!”

萧邪右手一翻,取出一颗四品破障丹,塞到了单美仙的手中。

“多谢公子!”

单美仙闻言,美眸之中,露出一丝震惊,随即连忙谢道。

萧邪摆了摆手道:“我就先走了,你自己修炼吧!争取早日突破到宗师,另外叫人,把这里收拾一下吧!”

萧邪说完,直接转身离开了,单美仙的房间。

……

三日之后,东溟巨舶之上,单美仙在四品破障丹的帮助下,终于顺利突破了瓶颈,将天魔大法修炼到了,第十八层,实力堪比三大宗师。

“公子,以奴家如今的实力,想必尚家的那些老家伙,也没胆子反抗了。”

客舱之中,单美仙一边给萧邪,按摩着肩膀,一边轻声笑道。

随着单美仙的实力大增,她也不再需要,用联姻来维持,她和尚家之间的关系了。她直接解除了,单婉晶和尚明之间的婚事。

如果单美仙的修为,没有突破之前,她或许还要,受到尚家,那些老家伙的牵制。

而如今单美仙的实力,已经达到了,三大宗师的级别。

那些尚家老家伙们,如果敢倚老卖老,那么单美仙,完全可以,直接除掉他们。

不过单美仙也知道,在萧邪的眼里,她顶多就算一个侍女,必须要想办法提高,她在萧邪心中的地位。

如果单美仙能够,将单婉晶嫁给萧邪,那么她也能算是,萧邪的丈母娘了,到时候她的地位,自然也就水涨船高了。

萧邪只是把单美仙,当成一个侍女,就给了她一颗破障丹,祝她突破了瓶颈。

如果单婉晶,真的嫁给了萧邪,那么萧邪一高兴之下,再赐给单美仙,几个宝物的话。说不定她都能,直接破碎虚空了。

这段时间之中,萧邪在东溟巨舶之上,可没有刻意隐藏,他的手段。所以单美仙她们,自然也能够发现,萧邪身上的特异之处。

再加上单婉晶,这几天之中,已经跟卫贞贞和素素混熟了,也从她们的口中,得知了萧邪,乃仙人下凡的事情。

单婉晶心中的白马王子,就是那种有本事的英年才俊,更何况萧邪,还是仙人下凡呢!

因此单婉晶,察觉到她母亲,想要将她,嫁给萧邪的想法后,也并没有反感,反而十分配合。

萧邪也能够感觉到,在这几天里,单美仙一直在找机会,把单婉晶往自己身边塞。好像恨不得萧邪,直接把单婉晶,拿下一样。

只不过萧邪,对于单美仙的小动作,故意当做没有看见,一直没有对单婉晶出手,倒是让单美仙,失望不已了。

不过萧邪,越是不为所动,单美仙就越是确认,萧邪是仙人下凡。

毕竟单婉晶,在这天下之中,也算是数一数二的美人了。

如果换做其他男人,面对单婉晶这样美人,恐怕早就被迷的,晕头转向了。

也只有萧邪,这样见惯了,天上仙女的仙人,才能够达到,这种坐怀不乱的境界。

……

“东溟派的事情,我倒不担心,如果你现在的实力,都不能掌控,整个东溟派,那也太没用了。”

萧邪听到单美仙的话,摆了摆手,然后问道:“对了,你们东溟派,跟其他势力,交易的时候,应该有专门,记录的账簿吧?”

“奴家手中,的确有本帐簿,不知道公子,想要做什么?”

单美仙闻言,手中的动作,微微一顿,忍不住好奇的问道。

“你不觉得,最近有些无聊吗?你派几个人,把这账簿,多抄录几份,然后让人,秘密收到宇文阀、李阀和皇宫里。也该让这天下,好好热闹一下。”

萧邪眼中,闪过一道玩味的笑意,嘴角扬起,一抹冷笑道。

这本账簿之中,可是具体记载了,宇文阀和李阀的人,向东溟派,购买武器的,具体时间和数目。

如果这本账簿,真的落在了,杨广的手里,以杨广多疑的性格,肯定会治宇文阀和李阀,一个谋反之罪。

而宇文阀和李阀的人,为了自保,定然不会束手就擒,到时候肯定会,直接反了杨广。

在原著之中,寇仲他们,就是偷取了,东溟派的账簿,然后送到了,杨广的面前。

这才逼的宇文化及,为了自保,提前反叛,杀了杨广。

而杨广一旦死了,那么天下的各大势力,自然也就不需要,再束手束脚了,到时候天下,自然热闹起来了。

“奴家,明白了。”

单美仙看到萧邪,脸上的那抹笑意,只觉得芳心一颤,在心中对萧邪,更加敬畏了。

单美仙成功,将天魔大法,修炼到第十八层,心中难免有些自得。

不过当单美仙发现,这所谓的天下之争。在萧邪的眼里,只是一场,打发时间的游戏后。她才发觉,自己的眼界,还是太小了。

……

萧邪收服了东溟派后,也并未在,东溟巨舶久留。待了不到,半月的时间,便带着卫贞贞她们,离开了东溟巨舶。

“你这丫头,怎么跟着过来了?”

萧邪看了一眼,与卫贞贞她们,走在一起的单婉晶,有些无奈的问道。

单婉晶闻言,俏脸微微一红,有些傲娇的说道:“我才不是,要赖着你呢!是母亲让我,跟着你,好好照顾你的。”

“算了,既然已经来了,那就留下吧!”

萧邪见状,好笑的,摇了摇头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