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千一百一十五章 油轮被劫

好书不错过,记住斗破苍穹小说网,www.doupo2.com,若被转/码,可退出转/码继续阅读,感谢支持.

一辉虽然在这个世界之中,也算是一个配角,但是他出现的次数,却不算多,就算杀掉他,也不用害怕,会引起世界意识的注意。

如果换做是,星矢、紫龙、冰河和瞬他们,杀掉他们的话,那就容易引起,世界意识的注意了。

……

“大小姐,大事不好了!”

翌日一早,萧邪和纱织,正在享用着美味的早餐,大厅里突然传来了,辰巳的大喊声。

“辰巳,发什么事情了吗?”

纱织听到辰巳大喊声,忍不住皱了皱柳眉,放下了手中的牛奶,有些不满的问道。

“大小姐,在庄园的外面,来了一群圣斗士,保镖们已经抵挡不住了。为了您的安全,你还是先跟,萧邪先生撤退吧!”

辰巳喘了口气,一脸焦急的,对纱织叫道。

“啊?怎么会这样?”

纱织闻言,小脸上闪过一丝凝重,忍不住向萧邪,投去了求助的眼神。

“放心吧!有我在,绝对不会让那些家伙们,伤害到你的。”

萧邪朝着纱织,露出一个安心的笑容,不紧不慢的,吃完面前培根,用餐巾擦了擦嘴后,身形一动,出现在了庄园之外。

“辰巳,我们也去看看。”

纱织见状,心中顿时松了一口气,对辰巳招呼了一声,紧跟着跑到了门外。

“大小姐!”

辰巳虽然害怕,那些袭来的圣斗士,但是他跟担心纱织的安危,见到这一幕,他也只能紧跟上去了。

……

“萧邪,你身为天马座圣斗士,竟然穿着圣衣,参加私人比赛。我杜格拉斯,奉教皇大人之命,抓你回去受罚,你还不束手就擒!”

身材高大的杜格拉斯,见到萧邪出现后,指着萧邪大喝道。

杜格拉斯是被,圣域的新教皇亚力士,委派到日本,抢夺黄金圣衣的。

原本应该是一辉他们,抢夺会黄金圣衣的,不过现任的教皇,不相信任何人,所以暗中派出了,杜格拉斯他们,监视着一辉他们。

杜格拉斯虽然是,非正规的圣斗士,但是他的实力,无限接近白银圣斗士,所以他不把青铜圣斗士,放在眼里。

杜格拉斯只知道,一辉他们失败了,却不知道,一辉他们是被钢铁战士打败了。

如果杜格拉斯知道,一辉他们是被钢铁战士,给杀掉的,恐怕根本不敢,来找萧邪的麻烦。

“教皇吗?他算什么东西?倒是你们,竟然敢打扰我吃早饭,说一下,准备怎么死吧?”

萧邪瞥了一眼杜格拉斯,满脸不屑道。

圣域现任的教皇,他的真实身份,其实是双子座的黄金圣斗士,撒加。

撒加曾因内心纯洁,被誉为神的化身,而为众人敬仰。

可是实际上,他却有着双重人格,在其内心深处,存在善与恶两面。

当受到善良之心支配时,他就会化身为神一样的男子,而当受到邪恶之心支配时,他便会化身为恶魔。

本来撒加,无论是人品,还是实力,都足以成为下任教皇。

可是教皇却看穿了,他的秘密,并将教皇之位,传予艾俄洛斯。

于是,撒加杀害了教皇,并假扮成他的样子,掌控圣域,甚至还企图,杀害年幼的雅典娜。

撒加虽然表面上,说是派人来抓捕萧邪,但是真正的目的,却是为了抢夺射手座黄金圣衣,并且杀死真正的雅典娜。

“你竟然敢对教皇不敬,该死!”

杜格拉斯听到萧邪,竟敢诋毁他心中,最尊敬的教皇,心中顿时升起滔天怒火,举起脸盆大的拳头,朝着萧邪砸了过来。

“蝼蚁,就要有蝼蚁的觉悟!”

萧邪面对杜格拉斯的攻击,眼中满是不屑,缓缓举起了右手,一团白色的光球,在萧邪的指尖,快速凝聚。

“轰……”

光球瞬间膨胀,变成了一个,直径数百米的光柱,朝着杜格拉斯他们,爆射而去。

面对这种尾兽玉级别的攻击,杜格拉斯和他的手下们,连个反抗的机会都没有,就被轰杀成了灰烬。

“萧邪哥哥,真的好强!”

纱织见到地上,那道长达数千米的深坑,情不自禁的惊呼道。

一旁的辰巳,见到这一幕,则是偷偷的,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。

“辰巳,接下来的事情,就交给你处理了。”

萧邪对辰巳吩咐了一声,便拉着纱织的小手,直接回屋了。

“是!”

辰巳听到萧邪的话,下意识的应了一声,根本没有反驳的想法。

“真是一个可怕的家伙呢!不过有他在大小姐身旁,大小姐的安全,也就不用担心了。”

辰巳看着萧邪和纱织,离去的背影,忍不住在心中暗道。

……

在接下来的,三天之中,没有敌人来袭,日子显得很平静。

不过在萧邪,温柔的照料下,纱织对萧邪的依赖性,却是与日俱增。

“加勒比海的邮轮,再次无故爆炸,与之前的几次情况一样。由于无人生还,所以目前还不知道,凶手是什么人?具体情况,我们会进一步跟踪报道!”

原本平静的日子,伴随着电视上,最新的一则新闻报导,再一次被打破。

“加勒比海?我有一种不好的预感。”

纱织看到电视的新闻报导后,脸色微微一变,心中突然升起了,一股不详的预感。

“叮铃叮铃……”

仿佛验证了,纱织心中不详的预感,一旁的座机电话,突然响了起来。

“我是古拉社海运的西山会长,纱织小姐,我有一件不好的消息,要向您汇报。在加勒比海的,那艘二十万吨的油轮,被人劫持了!”

电话那一头的西山会长,语气沉重的,对纱织汇报道。

“什么?!”

虽然纱织心中,已经有不好的预感了,但是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,还是忍不住,惊呼了出来。

“纱织小姐,犯人要挟我们,必须要让萧邪,带着黄金圣衣,去做为交换,否则他们就会,炸毁油轮!”

西山会长微微一顿,接着说道。

“不行,这绝不可以!”

纱织闻言,想也不想的,直接出声拒绝道。

在这些天的相处里,纱织这个情窦初开的小女孩,面对萧邪的柔情,早就已经沦陷了,她怎么可能舍得,让萧邪去冒险呢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