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千八十一章 大战铁扇公主

好书不错过,记住斗破苍穹小说网,www.doupo2.com,若被转/码,可退出转/码继续阅读,感谢支持.

萧邪手中的宝物,虽然不少,但是大多数,都是偷来的,见不得光。

如果在这个世界,拿出来用,会引来不必要的麻烦。所以萧邪准备,再去弄一些,能够光明正大使用的宝物。

萧邪这一次赶往翠云山,目的就是为了,弄到铁扇公主,手中的至阴芭蕉扇。

毕竟至阳芭蕉扇,现在已经在萧邪手中的,这至阴芭蕉扇,萧邪当然也不准备放过。

而且至阴芭蕉扇和至阳芭蕉扇,两者如果合并在一起,威力肯定会更加强大。

……

萧邪当年去参加过,牛魔王和铁扇公主的大婚,所以变成牛魔王的模样,还是很简单的。

萧邪先是用一根头发,变成了牛魔王的坐骑,金睛兽。

然后摇身一变,变成了牛魔王的模样,骑着金睛兽,一路赶往了,翠云山芭蕉洞。

由于牛魔王,现在跟他的小情人,玉面公主打的火热,已经有两年没有回过芭蕉洞了,所以萧邪变成牛魔王的模样,倒也不怕碰到,真的牛魔王。

“开门!”

没过多久,萧邪便赶到了芭蕉洞,翻身下了金睛兽,走到门前,模仿着牛魔王的声音叫道。

洞门里的两个罗刹侍女,听到牛魔王的声音,连忙打开了大门。

“公主,是大王回来了!”

两个侍女,看到‘牛魔王’牵着‘金睛兽’,连忙高声通报道。

铁扇公主一听到‘牛魔王’回来,急忙整理了一下云鬓,迈着莲步迎了出来。

虽然铁扇公主,心里埋怨牛魔王,喜新厌旧,但是见到牛魔王回来,心中还是忍不住一阵高兴。

铁扇公主看不出,萧邪的变化之术,心中欢喜之下,也不疑有他,拉住萧邪的大手,将萧邪领进了洞府之中。

那些侍女们,上好酒水和佳肴之后,便自觉的退了下去,让铁扇公主和‘牛魔王’,好好叙叙家常。

“夫人,多日不见,你消瘦了不少,着实让为夫心疼!”

萧邪伸手轻抚,铁扇公主的脸颊,满是柔情的说道。

铁扇公主听到‘牛魔王’的话,心中的委屈,好似决堤之水,一发不可收拾。

铁扇公主的美眸之中,顿时布满一层水雾,抽泣着说道:“大王,奴……奴家还以为,你心中只……只有那个骚狐狸,再也记不得奴家呢!呜呜……”

萧邪见到铁扇公主,这副委屈的模样,心中也忍不住摇了摇头。

喜新厌旧,是大多数男人的天性,就算牛魔王也不例外。

这铁扇公主,也算是一名难得的美人了,而且还为他生下了红孩儿。可是牛魔王却为了玉面公主,两年都不来看铁扇公主一眼,相当于让铁扇公主守活寡了。

“夫人,为夫日后,定会加倍疼惜你,绝不让你,再受一丝委屈!”

萧邪伸手,将哽咽不已的铁扇公主,轻轻搂在怀里,轻抚她后背,安慰道。

“嗯!”

铁扇公主闻言,用力的点了点头,靠在萧邪的怀中,感受着萧邪胸口传来的温暖,只觉得前所未有的幸福。

“大王,你想必还未吃午饭,奴家来伺候你吧!”

铁扇公主擦干眼角的泪水,抬起螓首,一双美眸,满是期待的看着萧邪。

“好,那就有劳夫人了!”

萧邪见到铁扇公主,那副期待的模样,也不忍拒绝,将抱坐在大腿上,大笑道。

“大王,你尝尝这道菜,这是你最喜欢吃的呢!”

铁扇公主夹起一块红烧虎鞭,递到萧邪的嘴边,柔情似水的看着萧邪。

“……”

萧邪看着嘴边的红烧虎鞭,心中一阵无语。

如果不是看到,铁扇公主满脸真诚的样子,萧邪都要怀疑,是不是铁扇公主在耍自己了。

不过萧邪为了,不被铁扇公主,看出破绽,也只能张嘴,将这块红烧虎鞭,给吃下去了。

“大王,奴家再敬你一杯酒!”

铁扇公主见到萧邪,一脸‘开心’的吃掉虎鞭,又端起一杯酒,递到了萧邪的嘴边。

“夫人,别光顾着让为夫吃,你也陪我喝几杯!”

萧邪一把揽住,铁扇公主的小蛮腰,大笑道。

“既然大王如此说了,奴家就陪大王,饮上几杯吧!”

铁扇公主闻言,端起酒杯,与萧邪一边吃着面前的佳肴,一边对饮了起来。

当酒过三巡,铁扇公主趁着酒意,又在萧邪面前,跳起了舞。

“轻罗小扇白兰花,纤腰玉带舞天纱。

疑是仙女下凡来,回眸一笑胜星华。

俊眉修眼,顾盼神飞,文彩精华,见之忘俗。

有女妖且丽,裴回湘水湄。水湄兰杜芳,采之将寄谁。

瓠犀发皓齿,双蛾颦翠眉。红脸如开莲,素肤若凝脂。

绰约多逸态,轻盈不自持。尝矜绝代色,复恃倾城姿。”

一曲舞毕,铁扇公主的呼吸,也变的有些急促,面若桃花,罗衫轻解,酥胸半露。一双美眸,有些迷离的看着萧邪,显然是动情的征兆。

“大王,奴家好热,你摸摸看……”

铁扇公主此时已然半醉半醒,胆子也了不少,坐在萧邪腿上,伸手抓住萧邪的大手,放到自己的圣女峰上,揉了揉。

“……”

萧邪看到铁扇公主,这副酣然的模样,不由的满头黑线,他只是想要,盗走至阴芭蕉扇的,现在算是什么情况啊?

最要命的是,之前萧邪一直陪伴着嫦娥,又一直忍着没有吃掉她,早就憋了一肚子火了。

现在又被铁扇公主,喂了一整根虎鞭,再看到铁扇公主,这副动情的模样,萧邪都觉得自己,快要原地爆炸了。

上还是不上?这是一个问题!

“草,不管了!这种情况下,还不上,那还是男人吗?”

萧邪甩了甩脑袋,一把抱起铁扇公主,扔到了床榻之上,然后一个猛虎扑食,压了上去。

所谓久别胜新婚,独守闺房两年的铁扇公主,就好似饿急的母狼一般,满脸享受的,承受着萧邪极乐棍的无情鞭挞。

一个如狼似虎,一个猛如巨龙,这一战杀的是昏天暗地,地动山摇。

洞府中的那些侍女们,听到那阵阵高昂的娇喘声,一个个不由的夹紧的双腿,呼吸急促,站都站不稳,浑身瘫软在地。